“当年汉武帝派张骞去西域,是寻宝马、寻战刀,如今在新赛季开始前,重庆当代力帆也找到了自己的宝马、战刀。”刘建宏的一席话,道出了俱乐部与品牌之间相互成就的关系。

2月28日,重庆当代力帆足球俱乐部同斯威汽车正式签署合作协议。斯威汽车将在未来三年成为重庆当代力帆俱乐部的冠名赞助商,球队也将以“重庆斯威”的名字征战新赛季的中超联赛。与此同时,斯威汽车还包下了球队未来三年的胸前、背后广告。值得注意的是,重庆当代力帆足球俱乐部的股权架构并未发生改变,只是由于赞助商和拥有10%股份的力帆同属汽车行业,存在竞品关系,因此新赛季的队标上去掉了力帆元素。

新赛季中超球队的胸前广告大致分为三类,其中大多数球队还是印制俱乐部股东的名称,例如广州恒大淘宝的胸前广告为恒大集团,上海绿地申花为绿地控股,山东鲁能为国家电网标语你用电我用心等等。

此外,还有部分球队使用的是股东关联企业作为宣传对象,新赛季江苏苏宁易购的胸前广告将会出现康佳 的标志,长春亚泰则会印上吉林银行以及亚泰康派。但这一类别同第一类其实差别不大,无非是换汤不换药。

值得一提的是第三类胸前广告,这一类别的俱乐部真正经历了招商引资,并赚到了这桶“金”。上海上港新赛季继续同上汽集团进行战略合作,胸前广告将会印上上汽名爵的字样,而无论战绩还是底蕴都不算深厚的重庆当代力帆更是得到了斯威汽车的大力支持。

这笔赞助达到了1.5725亿元,包括冠名、胸前广告、背后广告,赞助时长为3年,这也是当代力帆俱乐部历史上最高的一笔广告赞助。

而这并非斯威汽车全部的支出金额,作为“连接者”的双刃剑体育也从中收取了部分佣金,但我们都知道,双刃剑体育与重庆当代力帆足球俱乐部董事长均为蒋立章。

同时,双刃剑体育也同当代力帆俱乐部签署了补充条款:若当代力帆当年联赛名次为5-14名,则当年双刃剑上海应当支付的冠名费数额不变;若当代力帆当年联赛名次为2-4名,则当年双刃剑上海应当支付的冠名费数额上涨20%;若当代力帆当年联赛名次为第1名,则当年双刃剑上海应当支付的冠名费数额上涨30%,若当代力帆当年联赛降级,则当年双刃剑上海应当支付的冠名费数额下降50%。

放眼中超,这样的收益并非顶级,毕竟胸前广告和冠名赞助在量级上有一定差距。在恒大第二次拿到亚冠冠军的2015赛季,他们与东风日产启辰的胸前广告合作是每年赞助费1.1亿元;据悉16赛季江苏苏宁同努比亚的签约金额为1.5亿元;相关人士透露,上海上港同上汽集团的签约金额超过了1.5亿元。

但此次签约对于重庆当代力帆俱乐部乃至中超各队而言仍是一次颇具积极意义的尝试,在2017年12月召开的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财务风险防范国际研讨会上,财务审查方面对中国联赛曾做出以下总结:职业俱乐部的商业开发处于早期阶段,普遍亏损。而此次签约,也释放了中超联赛具备吸金能力的信号。

近年来,中超联赛在46号文、天价版权、巨额冠名的刺激下迅速成长,从2014年现场观战人数的455万跃升至去年的570余万。

这其中,重庆奥体中心主场上座率连续三年位居前列,其中2017赛季排名全国第三位,仅次于广州恒大淘宝和北京中赫国安,重庆也成为公认的金牌球市。

在签约现场,斯威汽车董事长龚大兴激动的表示,因为喜欢,所以放不下;因为玩过,所以想再玩;因为重庆,所以扎起(撑起来);因为汽车,所以相信;因为相信,所以行动。

“重庆拥有金牌球市,重庆还是汽车产量最高的城市,足球和汽车是重庆的两张名片。上天给了我缘分,让我能够和这两张名片产生一点联系,有幸为重庆扎起。重庆需要两种声音,轰鸣的马达声,汽车,足球的呐喊声,雄起。斯威有着光明的前景,这也是我敢于投入的动力。”同时,他也期待球队可以因为斯威汽车进入亚冠,或者再拿一个足协杯冠军。龚大兴还表示,球队成绩越好,他会出钱越多,但是他愿意。

此外,龚大兴坦言,双刃剑的体育营销能力以及重庆市体育局的支持和鼓励同样是促成合作的重要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在龚大兴演讲结束后,重庆球迷代表“重庆,雄起!斯威,雄起”的欢呼声也打破了大家对于斯威介入让球迷不满的传闻。

斯威汽车脱胎于由华晨集团与重庆东方鑫源控股成立的合资公司华晨鑫源,斯威汽车董事长龚大兴本人即是华晨鑫源与东方鑫源控股的董事长。公司长期以来从事华晨金杯等商务车及SUV车型的生产,这成为其能够快速上马斯威新产品的基础条件。而斯威之所以取名“SWM斯威”,是由于东方鑫源在2014年全资收购了位于意大利米兰的一家摩托车品牌SWM,从此斯威汽车以“具备意大利血统”的面目横空出世。

过去一年,斯威汽车在企业体系打造方面有不少进展。经销商方面,截止2017年末已经布局了250家一级经销商,600多家销售服务网点,基本覆盖全国中小城市。

面向2018年,斯威汽车提出“两个1”的目标:2018年年销量要突破10万辆,单品销量实现月销1万辆,力争从一个新势力品牌进入主流汽车品牌的行列。

龚大兴表示,“造车是我事业上的梦想,足球是我生活上的梦想。”多年来,他也一直在努力完善自己的梦想。早在2002年,SWM斯威汽车母公司鑫源控股就曾对甲A球队进行冠名赞助,2003年,推动邵佳一加盟德甲,此后还曾赞助中国女足。2009年,他们还在中国足球最昏暗之时同中超签定3年赞助合同,并为中国国奥征战伦敦奥运会提供支持。2017年,斯威汽车还与意大利豪门足球俱乐部国际米兰达成合作伙伴关系,加利亚尔迪尼成为SWM斯威汽车代言人,斯威的标志也出现在了梅阿查球场,可谓有着良好的足球传统。

未来,斯威汽车还将同重庆当代力帆俱乐部携手开展校园活动、公益活动等为重庆足球的全面发展做出更多的贡献。

现如今有这样一种说法:对于集团企业而言,俱乐部只是一种极具影响力的广告,能为集团企业带来积极的影响,其经济效益并不受重视。不过从长远来看,俱乐部在集团的地位会随着体育产业的发展水涨船高,且集团也会因为下属公司独立盈利而获利。但就目前中超的大环境而言,商业赞助仍是各支俱乐部最稳定的营收手段。

体育营销对品牌而言同样非常有利,体育营销是当代最受追捧的营销手段之一,优质体育IP的超高辨识度和受众的忠诚度让体育营销无往不利,这也催生了著名的体育营销1:10 理论。据统计,一个企业想要在世界范围内提高自己的品牌认知度,每提高1%就需要投入2000 万美元的广告费,但如若采用体育营销,同样的花费却可让知名度提高10%。

中超联赛正处于高速发展的阶段,俱乐部也应该拿出更多诚意给予品牌加入的机会,设置过高的冠名费、广告招商费不仅会让品牌望而却步,俱乐部自身也将缺少经济支持。

只有得到更多品牌认可,中超联赛才能更好的发展;只有中超联赛更好的发展,品牌的影响力才能更好的打出去,这是双赢。

而纵观重庆足球24年风雨史,他们也不会让品牌商失望。重庆人特别爱说“雄起”,意思为鼓励人不要怕,勇敢上前。但这句地道方言被人们广泛熟知和传播却是通过火爆的球市,而这震耳欲聋的呼喊声最早可以追溯到1994年。那一年,重庆第一次有了自己的足球俱乐部———渝海足球俱乐部。

渝海足球俱乐部由渝海房地产开发公司与市体工队联合组建。由渝海出资,体工队的足球队划归俱乐部管理运作。尽管渝海足球俱乐部是重庆第一家足球俱乐部,但基本都在乙级联赛征战,这支足球队在成立两年后,被嘉陵工业接手,改名嘉陵工业队,后在1998年并入前卫寰岛队。

除了渝海足球俱乐部,并入前卫寰岛的还有另外一支深受重庆球迷喜爱的球队——重庆红岩足球队。

在1996年,重庆嘉陵工业队(前文所说的渝海足球俱乐部)第二次冲甲失败后,红岩卷烟厂决定成立一支属于自己的足球队。于是在1996年12月20日,红岩卷烟厂收购了行将解散的广西银荔队,成立了重庆红岩足球队。

1997年,重庆红岩成功冲入甲B,并将主场迁到了大田湾,取代“外来户”前卫寰岛,成为重庆球迷最为支持的球队。

重庆球队第一次被全国球迷熟知源于他们的第一支顶级联赛球队前卫寰岛,成立于1995年的他们,原名前卫足球队,为公安部直属球队,1997年冲上甲A后,把主场定在重庆。

除了顶着重庆第一支顶级联赛球队的名头外,前卫寰岛还是中国足坛第一支不折不扣的土豪球队。

来到重庆的第一年,前卫寰岛斥巨资将高峰和姜峰引进,还请来施拉普纳任主帅。1998年又以235万买下彭伟国、200万买下符宾等等。前卫寰岛的出现,打乱了当时甲A联赛的转会市场,也让当年的大田湾成为了真正的金牌球市,每到周末,球票是一票难求。

但这种疯狂只持续了三年,2000年,由于国家政策的变化,寰岛集团放弃对足球的投入,并于2000年11月12日获得足协杯冠军后,把球队转让给重庆力帆,正式退出重庆足球,重庆足球也正式进入力帆时代。

17年的苦心经营让尹明善和他的力帆集团在重庆球迷心中留下了很深的烙印,但随着尹老年事已高,家中子女又无人愿意继承这份足球事业,当代集团成了重庆足球的接棒人。2017年1月5日,武汉当代集团入主重庆力帆足球俱乐部。武汉当代科技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收购重庆力帆足球俱乐部90%股份,力帆汽车以洋河训练基地入股,保留了10%的股权,球队更名为重庆当代力帆足球俱乐部。

在俱乐部董事长蒋立章的率领下,当代力帆在2017赛季取得了第10名的成绩,并在新赛季开始前签下了重要的合作伙伴,为新赛季的征程打好了基础。